导航菜单

教育部谈校闹为何难治:缺少第三方介入有效机制,缺赔偿标准



8月20日,在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一些媒体提出了问题。 “学校问题”这个问题长期以来一直困扰着我们。为什么这个问题难以解决?

对此,教育部政策法规司副司长王大全回答说,法律法规对学校安全做了很多规定,但在实践中,“学校烦恼”已成为难点和难点。在文件起草过程中,基层也得到了广泛的研究,可能还有一些问题尚未解决。

“在第一个方面,缺乏方便有效的争议解决机制。在发生安全事件后,双方很难达成协议。有各种原因,一些受伤人员不愿意采取司法渠道,我们缺乏有效的第三方干预机制,一旦聚集到学校,就会成为学校与受害方之间的直接冲突。机制不完善,有些问题难以有效解决,“他说过。

在第二方面,实际上缺乏方便有效的补偿标准和补偿渠道。

“事情发生后,如何支付?多少?标准不是很明确,有一种寻求更多补偿的现象'吵'。第三个方面,缺乏更有效的风险分担机制。因为学校风险实际存在客观存在,但有学校责任保险,但学校责任保险不能完全涵盖现有学校安全的各类事故,难以有效化解风险。“王大全指出出来。

在他看来,由于缺乏强有力的处置机制,有时会出现“学校问题”。 “学校问题”发生后,学校的正常教育和教学秩序受到干扰,在一些地方,有关政府部门没有立即采取行动。有效的措施在学校造成了“学校麻烦”,影响了大量学校,有的地方甚至花钱购买和平。

此外,缺乏明确的法律依据。王大权说,虽然“侵权责任法”对学校的责任做出了原则性的规定,但在实践中,确实有一些具体规定不够详细,有时候学校的责任单方面增加。

王大权认为,上述原因使“学校问题”成为基层教育界的热点和难点。

为了解决弊病,近日,教育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和司法部联合发布了《关于完善安全事故处理机制维护学校教育教学秩序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澎湃新闻(注意到《意见》将成为上述痛点的目标。

例如,在没有方便有效的争议解决机制的情况下,《意见》需要一个完善的学校事故纠纷谈判机制。如果学校安全事故有明确责任,当事人没有重大分歧或异议,可以通过协商解决。学校应任命或委托谈判代表,或由法治副校长和学校法律顾问等专业人士主持或参与协商。通常应在配置录制,录像,安全等的地方进行协商。如果受害人的亲属人数众多,则应选举代表进行协商。代表人数一般不超过5人,相对固定。如果双方通过协商达成协议,则应签署书面协议。

为了回应缺乏强有力的处置机制,《意见》建议消除“为和平而付出”,不论其法律原则如何。在责任确定之前,学校不会赔钱。已经确定,如果学校确实有责任,就必须主动依法确定赔偿金额,并给予赔偿,不得责备和拖延。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干涉纠纷处理。坚决避免超越法律责任的界限,片面增加学校的负担,“花钱购买和平”,坚决杜绝“大麻烦”和“小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