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速递 | 治疗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PPAR双重激动剂达到2期终点

表达|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的治疗,PPAR双重激动剂在3天前已到达药物Mingkang Media的第2期

药明康德/报

几天前,Zydus Cadila宣布正在研究PPARα/γ双激动剂saroglitazar镁,用于治疗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和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的患者。在EVIDENCES IV的试验中,该试验的主要终点是saroglitazar镁,可将血清丙氨酸转氨酶(ALT)水平降低44.39%,为患者带来统计学上的显着益处。

NAFLD和NASH是指由酒精以外的其他因素引起的肝细胞中脂肪过多沉积的病理综合症。据统计,全世界有四分之一的人口成为NAFLD患者。其中,发展为NASH的人数已超过1亿。 NASH是一种更严重的NAFLD形式,可引起肝细胞炎症和变性。 NASH的进展可能导致肝纤维化,肝硬化和肝衰竭,还可能诱发肝癌。作为一种代谢性炎症,到2030年,NASH患者预计将超过3.5亿,其产生与肥胖,糖尿病和异常脂质代谢密切相关。当前的治疗仍然相对匮乏,并且没有FDA批准的治疗选择。 Saroglitazar镁是一种新型的过氧化物酶体增殖物激活受体(PPAR)激动剂,还具有调节PPARα和PPARγ活性的功能。 PPARα/γ是调节人体代谢的重要转录因子,在脂肪代谢和胰岛素抵抗中起着重要作用。先前的非临床数据表明,saroglitazar镁独特的双重作用机制在治疗疾病方面比纯PPARα或PPARγ激动剂更有效。目前,临床研究中正在对NASH,多囊卵巢综合征(PCOS)和原发性胆管性胆管炎(PBC)的患者进行治疗。

▲PPARα在NAFLD疾病的发展中起着不同的作用(来源:参考文献[3])。EVIDENCES IV试验是一项随机,双盲,2期临床试验,安慰剂对照组为106名患者。试验的主要终点是在第16周时接受saroglitazar镁的患者与安慰剂相比,基线水平的ALT水平变化。试验的次要终点包括通过非侵入性NMR质子密度脂肪测量的肝脂肪含量变化的多个指标分数(MRI-PDFF)。试验结果表明,与安慰剂组相比,saroglitazar镁可将患者的ALT水平降低44.39%。此外,通过MRI-PDFF定量评估患者肝脂肪含量也实现了统计学上的显着下降。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医学院胃肠病学和肝病学系副主任说:“ Saroglitazar镁可降低患者的肝脏脂肪变性程度,改善血脂异常和胰岛素抵抗,并且患者没有体重增加或体液retention留。” “我们对这项试验的结果感到非常满意,” Saroglitazar镁不仅改善了NAFLD和NASH患者的病情,而且改善了患者的合并症,”医学博士Naga P. Chalasani博士/p>

参考:

[1] Zydus公布了证据四阶段的NAFLD和NASH中Saroglitazar镁的临床第二阶段试验的积极结果,于2019年10月3日摘自

[2]双重PPARα/γ激动剂saroglitazar改善了实验性NASH模型中的肝脏组织病理学和生物化学,检索于2019年10月3日,摘自

[3] Pawlak等人,(2015年)。非酒精性脂肪肝疾病中PPARα作用的分子机制及其对脂质代谢,炎症和纤维化的影响。肝病学杂志,杰普.2014.10.039

收款报告投诉

药明康德/报

几天前,Zydus Cadila宣布正在研究PPARα/γ双激动剂saroglitazar镁,用于治疗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和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的患者。在EVIDENCES IV的试验中,该试验的主要终点是saroglitazar镁,可将血清丙氨酸转氨酶(ALT)水平降低44.39%,为患者带来统计学上的显着益处。

NAFLD和NASH是指由酒精以外的其他因素引起的肝细胞中脂肪过多沉积的病理综合症。据统计,全世界有四分之一的人口成为NAFLD患者。其中,发展为NASH的人数已超过1亿。 NASH是一种更严重的NAFLD形式,可引起肝细胞炎症和变性。 NASH的进展可能导致肝纤维化,肝硬化和肝衰竭,还可能诱发肝癌。作为一种代谢性炎症,到2030年,NASH患者预计将超过3.5亿,其产生与肥胖,糖尿病和异常脂质代谢密切相关。当前的治疗仍然相对匮乏,并且没有FDA批准的治疗选择。 Saroglitazar镁是一种新型的过氧化物酶体增殖物激活受体(PPAR)激动剂,还具有调节PPARα和PPARγ活性的功能。 PPARα/γ是调节人体代谢的重要转录因子,在脂肪代谢和胰岛素抵抗中起着重要作用。先前的非临床数据表明,saroglitazar镁独特的双重作用机制在治疗疾病方面比纯PPARα或PPARγ激动剂更有效。目前,临床研究中正在对NASH,多囊卵巢综合征(PCOS)和原发性胆管性胆管炎(PBC)的患者进行治疗。

▲PPARα在NAFLD疾病的发展中起着不同的作用(来源:参考文献[3])。EVIDENCES IV试验是一项随机,双盲,2期临床试验,安慰剂对照组为106名患者。试验的主要终点是在第16周时接受saroglitazar镁的患者与安慰剂相比,基线水平的ALT水平变化。试验的次要终点包括通过非侵入性NMR质子密度脂肪测量的肝脂肪含量变化的多个指标分数(MRI-PDFF)。试验结果表明,与安慰剂组相比,saroglitazar镁可将患者的ALT水平降低44.39%。此外,通过MRI-PDFF定量评估患者肝脂肪含量也实现了统计学上的显着下降。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医学院胃肠病学和肝病学系副主任说:“ Saroglitazar镁可降低患者的肝脏脂肪变性程度,改善血脂异常和胰岛素抵抗,并且患者没有体重增加或体液retention留。” “我们对这项试验的结果感到非常满意,” Saroglitazar镁不仅改善了NAFLD和NASH患者的病情,而且改善了患者的合并症,”医学博士Naga P. Chalasani博士/p>

参考:

[1] Zydus公布了证据四阶段的NAFLD和NASH中Saroglitazar镁的临床第二阶段试验的积极结果,于2019年10月3日摘自

[2]双重PPARα/γ激动剂saroglitazar改善了实验性NASH模型中的肝脏组织病理学和生物化学,检索于2019年10月3日,摘自

[3] Pawlak等人,(2015年)。非酒精性脂肪肝疾病中PPARα作用的分子机制及其对脂质代谢,炎症和纤维化的影响。肝病学杂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