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与盲人“角色互换”,半天“全盲”生活让他们处处碰壁

?

东方网记者熊芳玉10月15日报道:盲人的生活是什么?在国际盲人节的前夕,上海盲人儿童学校的学生和武警官兵进行了一次“字符交换”,好像“变形仪”的真实版本是通用的。我没想到瞎子会很快进入州,而士兵的兄弟们因为“视力”的丧失而到处碰壁。

我们是盲人和盲人。

上午10点,上海盲儿童学校的三名学生在老师的陪同下来到了第四支队的第八中队,体验了半天的军营生活。他们都是16岁左右的男孩,一个盲人,两个弱视,只能看到模糊的世界,但将军们整齐地堆放着,与敌人作战时有这么多。

学生和兄弟共享被子

孩子们到达中队营地。当他们碰到士兵们的锋利被子时,惊喜就压倒了。徐军就是其中之一。他坦率地说:“我不能堆这么复杂的被子!”然后,将四叠展开的床放在他们手中,不到十分钟就完成了。通过触摸预期的整体效果,我可以记住可以开始折叠的地方。初次堆叠后,我会用手感觉到表面有皱纹,并及时将其抚平……当成品出来时,孩子们会笑着面对。

学习与敌人的技术作斗争

杨玉轩来自上海。他是盲人学生。当他学习敌人的基本动作时,他特别敏捷。每个敌人的动作都被分为几小段,盲人学生会充分触摸和体验每个动作。经过反复尝试,杨玉轩很快学会了第一个动作。在旁边受训的第八中队教员胡伟也衷心地敬佩这些孩子比其他有正常视力的孩子聪明,学得更快!

孙旭不是盲人,可以看到微弱的光线,这使他在走楼梯和转弯时更加方便。从4楼到3楼,孙旭一直走在前面,他的好奇心也最强。他不断问:你姐夫呢?您通常训练什么?你参加过重大任务了吗?

角色交流:体验半天的全盲生活

这一天,武警代表小彪也去了上海盲童学校,体验生活。我以为这里的孩子应该相对安静,安静和内向,但是在学校走廊里,您可以听到孩子们欢呼的声音,广播体操的声音……很热。

戴上眼罩后,小良和学生们联手在现场,打了一个球门,在门球上内置了铃铛,所有的声音都可以判断球的走向,似乎很难爬上天空在小包装中,三个学生可以轻松完成。

孙旭带小光束到教室

从体育馆到教室的路上,这小包得到了孙旭伟的完全支持。一开始,他突然迷失了方向。他很害怕。他害怕踩在台阶上。去教室后,不清楚教室有多大。布局怎么样,刚听老师说欢迎,就开始化学课。在上课40分钟的黑暗中,小亮透露,最大的感觉就是盲人学习困难重重。 “首先记笔记非常困难。失明之后我不能写东西,因为写时看不到它。其次,它特别容易。我分心了,因为我以前在课堂上有一个PPT ,我可以看到老师的四肢丰满,举止举止优雅,现在只有一个简单的声音源不断传到耳朵。”

普通化学课

小光束告诉记者,戴上眼罩后,黑暗袭来,才知道盲人的世界就是这样。在学习方面,与普通人相比,阅读具有明显的劣势。当其他人在短时间内阅读文章时,他们需要花费很长时间。在生活方面,他们看不见车牌就可以坐在地铁上,因为他们看不见距离和行人。它速度更快,会与他人碰撞或摩擦。 “如果您没有经历过,盲目地生活确实不容易。这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它比普通人多得多的能量。来回走动非常不便。

在经历“交流”后,第四支队还向学校赠送了官兵录制的有声读物《假如给我三天光明》,以及祝福的视频。据统计,目前中国约有一千万盲人。上海盲人儿童学校的老师周芳说,社会对这个团体的接受程度不是很高。我希望每个人都可以更多地关心帮助盲人,让他们的生活充满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