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卷首语 | 新能源资产交易进入活跃期

我要分享的能源杂志2011.0.120

有些新能源运营商开玩笑说,他们一生都不会看到用现金支付欠款。

文|能源杂志

对新能源补贴欠款的连锁反应开始蔓延。补贴欠款-经营者财务报表恶化-偿付能力减弱-供应商欠款/金融机构欠款-三角债务/债务违约-出售的电厂资产。在这种链条的传递下,新能源电站的经营者只是勉强割舍了自己的爱心,选择出售自己的资产以摆脱困境。

目前,国内新能源发电项目普遍面临两年以上的财政补贴拖欠,财务报表上亿元的应收账款,甚至数十亿元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越来越长。中央能源企业的补贴资金都在百亿元以上,电厂规模在GW以上的民营企业补贴也就在十亿元以上。

应收账款是沉重的负担,拖累甚至压垮企业,甚至破坏了私营企业投资新能源的热情。尽管应收补贴无法在短时间内实现,但根据现有的财务处理方法,补贴已包含在企业的营业收入中,并首次缴纳了所得税,增加了经营负担企业的;为了维持现金流,我不得不向一些企业增加计息贷款,“拆除东墙以弥补西墙”;更为尴尬的是,不能将应收账款作为流动资产用于确定权利,而企业不能将其用作融资或探索资产证券化的抵押。

有些新能源运营商开玩笑说,他们一生都不会看到用现金支付欠款。悲观的期望正在新能源行业内蔓延,尤其是对于私营公司。

不幸的是,许多民营企业正在加速出售新能源资产,并抛弃了新能源业务的商业计划。其中,光伏电站比风力发电更为活跃。这是因为与光伏发电相比,风力发电对补贴的依赖程度更低,并且风力发电资产运营商大多为国有企业,而光伏电站则主要为私营企业。国有企业可以依靠资产规模优势来减少拖欠补贴对企业的影响。

根据新能源补贴规定,2018年底前批准的风电补贴约为0.15元,光伏发电补贴为0.2-0.25元。 2016年批准的光伏电站补贴约为0.4元。巨大的补贴缺口使运营商不堪重负。

目前,前七批补贴中仅包括2016年3月底之前并网的项目。这意味着2016年4月之后并网的新能源项目拖欠了三年。自2016年以来,家用光伏电站的规模发展已进入快速增长的轨道。2016-2018年,并网光伏发电的累计装机容量为1.3亿千瓦。在这些项目中,约有1.24亿千瓦未纳入补贴目录。

很明显,许多光伏电站自从加入电网以来就没有得到过一分钱的财政补贴。这种情况超出了公司在投资决策开始时的假设,即使公司在项目建立时考虑了3-5年的补贴期限。欠款补贴使公司的现金流量表非常差,资产负债表上的应收账款很多,再加上企业融资成本高,光伏产业政策波动,许多民营企业陷入债务违约危机。

《能源》该杂志发现,许多民营企业四处游荡,并积极与中央和地方能源国有企业接触,以促进电厂资产交易。资产交易规模不断扩大,同期资产交易条件也越来越严格。苛刻。但是,对于国有企业来说,是时候增加新能源资产的配置了,优质资产的选择也越来越大。对于新能源行业,国有企业也是工业发展的最后安全垫。

欢迎提交稿件,联系电子邮件

收集报告投诉

有些新能源运营商开玩笑说,他们一生都不会看到用现金支付欠款。

文|能源杂志

对新能源补贴欠款的连锁反应开始蔓延。补贴欠款-经营者财务报表恶化-偿付能力减弱-供应商欠款/金融机构欠款-三角债务/债务违约-出售的电厂资产。在这种链条的传递下,新能源电站的经营者只是勉强割舍了自己的爱心,选择出售自己的资产以摆脱困境。

目前,国内新能源发电项目普遍面临两年以上的财政补贴拖欠,财务报表上亿元的应收账款,甚至数十亿元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越来越长。中央能源企业的补贴资金都在百亿元以上,电厂规模在GW以上的民营企业补贴也就在十亿元以上。

应收账款是沉重的负担,拖累甚至压垮企业,甚至破坏了私营企业投资新能源的热情。尽管应收补贴无法在短时间内实现,但根据现有的财务处理方法,补贴已包含在企业的营业收入中,并首次缴纳了所得税,增加了经营负担企业的;为了维持现金流,我不得不向一些企业增加计息贷款,“拆除东墙以弥补西墙”;更为尴尬的是,不能将应收账款作为流动资产用于确定权利,而企业不能将其用作融资或探索资产证券化的抵押。

有些新能源运营商开玩笑说,他们一生都不会看到用现金支付欠款。悲观的期望正在新能源行业内蔓延,尤其是对于私营公司。

不幸的是,许多民营企业正在加速出售新能源资产,并抛弃了新能源业务的商业计划。其中,光伏电站比风力发电更为活跃。这是因为与光伏发电相比,风力发电对补贴的依赖程度更低,并且风力发电资产运营商大多为国有企业,而光伏电站则主要为私营企业。国有企业可以依靠资产规模优势来减少拖欠补贴对企业的影响。

根据新能源补贴规定,2018年底前批准的风电补贴约为0.15元,光伏发电补贴为0.2-0.25元。 2016年批准的光伏电站补贴约为0.4元。巨大的补贴缺口使运营商不堪重负。

目前,前七批补贴中仅包括2016年3月底之前并网的项目。这意味着2016年4月之后并网的新能源项目拖欠了三年。自2016年以来,家用光伏电站的规模发展已进入快速增长的轨道。2016-2018年,并网光伏发电的累计装机容量为1.3亿千瓦。在这些项目中,约有1.24亿千瓦未纳入补贴目录。

很明显,许多光伏电站自从加入电网以来就没有得到过一分钱的财政补贴。这种情况超出了公司在投资决策开始时的假设,即使公司在项目建立时考虑了3-5年的补贴期限。欠款补贴使公司的现金流量表非常差,资产负债表上的应收账款很多,再加上企业融资成本高,光伏产业政策波动,许多民营企业陷入债务违约危机。

《能源》该杂志发现,许多民营企业四处游荡,并积极与中央和地方能源国有企业接触,以促进电厂资产交易。资产交易规模不断扩大,同期资产交易条件也越来越严格。苛刻。但是,对于国有企业来说,是时候增加新能源资产的配置了,优质资产的选择也越来越大。对于新能源行业,国有企业也是工业发展的最后安全垫。

欢迎提交稿件,联系电子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