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评论:凝聚社会共识 实施个人破产制度

?

巩固社会共识实施个人破产制度

来源证券时报

张锐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有关部门负责人最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做出了明确回应。建立个人破产制度是一项系统而广泛的工作,涉及广泛的问题。它要求立法先实施,然后逐步开放。目前的首要任务是充分建立社会共识。在此基础上促进个人破产立法。当然,需要深思熟虑的下一个问题是,为了应对个人破产制度的实施,我们应该凝聚和收集什么样的社会共识?

首先,个人破产制度的一个重要起点是保护和展示稀缺的企业家精神。根据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熊彼特的说法,企业家是一个创新的团体,由此产生的对企业家精神和坚持不懈以及颠覆精神的热情可以称为企业家精神。保护和激励创业是任何国家法律体系的基石。就中国而言,目前只有《企业破产法》,但欧洲,美国,香港和台湾都没有《个人破产法》这样的东西。因此,许多法律界人士称《企业破产法》为“半破产法”。这种制度框架在理论上意味着自然人不能申请破产作为法人来获得合法的破产保护。同时,当公司破产时,公司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必须承担无限责任。有些人还必须照顾他们的配偶和子女。因此,对于许多运营商而言,企业管理不善和破产等同于灾难。

但是,通过个人破产制度,债务人可以向法院提出破产申请。在详细准确地了解和掌握债务人的资产和负债以及还款能力后,法院将作出合理的法律豁免判决或帮助债务人重新设定还款计划。对于债务人来说,你可以利用债务减免来获得出发和呼吸的机会,然后重新激发企业家的激情,重建生产能力,为社会创造价值。特别是,初创企业的风险可能大于相对成熟的企业。其他人并未说权威报告显示,毕业后毕业的毕业生在三年内毕业的人数超过一半。当人们放弃创业时,退出的原因有很多,但一旦他们破产,他们可能会陷入恐慌,这肯定会影响恐慌的概念。因此,鼓励更多年轻人加入并坚持创新和创业,必须允许他们通过个人破产制度,尽量减少他们的担忧。从这个角度来看,个人破产制度可以作为改善和优化社会商业环境的基本力量,应该被视为改善中国破产制度的里程碑。

其次,个人破产制度的主要诉求点是倡导和发扬好事和善风。虽然法律不能取代社会关系道德规范的灵活功能,但由于法律的强制性和指导性作用,客观上,道德权力的延伸必然会发挥很小的作用。在个人破产制度的情况下,适度豁免经营负债有其自身道德类别的减灾,现实生活中由不可抗拒因素形成的现实生活或消费者负债可能超过经营负债。广泛而言,有必要为个人破产系统开辟救援渠道。地震和洪水等自然灾害往往导致一个家庭失去一切。即使基本生活不可持续,严重疾病和严重工伤等事故也可能拖累整个家庭。这场灾难所欠的债务自然应得到法律救济的支持。法院根据个人破产法和客观事实作出的判决不仅反映了人道主义,而且反映了对合法公民生活个性的尊重。它反映了整个社会对弱势群体地位的判断取向,体现了人性的善良和社会治理中善治的和谐景观。

第三,个人破产制度的基本立足点是支持和维护合法债权人的合法权益。个人破产制度是对债务人和债权人的一种平衡的制度安排。也就是说,在保护债务人利益的同时,更注重保护债权人的利益。一方面,个人破产保护的法律申请可以由债务人或债权人提出,双方能否达成偿债协议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债权人;另一方面,法律也为债务人的债权债务提供了救济。数量和范围规定,债务人申请破产不会完全损害债权人的利益。特别是从国内司法实践来看,由于债务人确实无力偿还债务,即使法律作出明确的判决和执行,也无法实现债权人的利益。“执行困难”背后的累积是债权人可能永远无法收回。但是,在个人破产保护制度的支持下,债权人的利益至少可以部分地分阶段地实现,或者形成合理的预期。因此,在当事人看来,法律的公正性和严肃性以及制度的可信性得到了承认和放大。获得并加强。

此外,个人破产制度的一个重大突破是债务和债务形成范式的重塑和再创造。在自然人债务生成链中,近年来,金融体系经历了明显的混乱和脱轨。例如,商业银行为年轻人的残暴行为提升了信用卡,发行的卡数量已经“井喷”。与此同时,未付还款额也大幅增加。新的“负翁”人群涌现,国内家庭负债率迅速上升。此外,许多在线贷款机构和私人贷款机构已经拆除了高利率或低利率的基金,导致借款人陷入债务困境。相应地,各种野蛮,暴力收集和债务的收集频繁发生,导致山东聊城“毒品与侮辱案”的悲剧发生。个人破产制度建立后,基金贷款人可以获得明确的警告和指导,因为一旦法院宣布债务人破产,部分债务将被免除和取消,债权人可能无法从债务人那里收回债务。债务人以任何方式,否则受到法律制裁和惩罚。显然,在是否借钱的问题上,债权人将来会更加关注借款人的还款能力和信用水平。从这个角度来看,个人破产制度可以迫使金融市场自我纠正和明确来源,然后引导自然人债务管理重返有序轨道。

最后,个人破产制度的明确立场是恢复和加强新的破产文化,即债务豁免是完全针对善意和诚信而非恶意债务人的债务人。在这方面,该系统本身将形成一个强有力的反措施,以防止恶意逃脱和债务。一方面,对债务人的债务减免有非常严格的额外规定。例如,债务人只能在债务免除期间自由管理衣服和食品等生活资产。其他如房地产和汽车被移交给受托人进行管理,不能使用。免税期债务人的消费支出将受到严格限制,包括没有高频消费,没有住在高端住宅,没有航班,高速铁路等。另一方面,债务人的社会信誉和信用优势也将受到限制。随着免税期的开放受到很大限制,甚至个人信用破产的成本,如个人破产信息将被公布,破产人不能担任公司董事。和其他社会立场。正是由于个人破产的巨大机会成本,即使在个人破产制度实施得非常成熟的国家,自然人也不会轻易选择申请破产保护。个人破产制度作为一种积极干预机制,可以迫使自然人有意识地维护和加强个人信用。

当然,历史教训表明,有许多政策创新,多少拆解和游戏政策将是灵活和投机的,实际的系统设计也难以完全阻止侵权行为的漏洞和故意剥削违法者。一方面,有必要加大对使用个人破产制度转移资产和规避债务的各类个人的刑事和民事处罚,并将其纳入信用黑名单,并剥夺个人的法律保护权利。终身破产;另一方面,延长债务减免在外国时期,港台一般为3至5年,国家可以延长至7年以上。在此期间,有必要动员和发挥群众的监督权,建立货币和报酬制度,让各种恶意逃脱债务成为无处可藏的老鼠。

主编:杨曦